您好,欢迎来到安徽省旅游文学艺术协会

皖韵徽风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皖韵徽风 » 大河恋歌 /章校中

大河恋歌 /章校中

发布时间:2018/04/21 来源:安徽省旅游文学艺术协会 浏览量:44

诗人简介:章校中   笔名浮山雨,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,中国国土资源作协会员,安徽省作协会员,安徽省旅游文学艺术协会副主席。草根杯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获得者;全国旅游散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;全国散文诗大赛金奖获得者,全国网络散文诗2015年度总决赛季军获得者。出版有散文集《激扬山水》等七部文学专著。



一朵浪花,是一个脚印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


(一)

清,出世于青海巴颜喀拉山脉,那更高更远的一眼一眼山泉。

喷涌而下,孜孜不倦,向着渤海,弯曲,跋涉。

经青海、四川,过甘肃、宁夏、内蒙,直到,直到,浊浪滔天……

再穿陕西、山西,越河南、山东,注入渤海。


纯,如初,好似涉世不深的美少女。

自雪山的洁而来,轰轰烈烈入世,遥遥5464公里,纠缠广袤的黄土地。

缘。爱。上下五千年,终染成出一个黄皮肤的刚刚民族,铸就出一副不屈的烈烈英姿。

滔滔黄河,我的肤色河,我的母亲河,是她用金色的乳液养育了我泱泱华夏。


一河浊水,日夜奔腾;一曲壮歌,撑实河床。一部中国进化史,斑驳沧桑,翻开在万里沃野之上。

唱: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大的空旷,直的坚毅,长的苍茫,圆的温暖。雄浑,开阔,千古壮观。

恋黎明,圣洁的光芒搏动母爱的节律,涌动母乳的血。

太阳落了,水流天际;月亮升起,巨浪涌来。风一样的呼吸,在大地的灵魂深处颤动不息。


(二)

盘旋的鹰,俯瞰滚滚波涛;神秘的石穴,睁大远史的眼睛。

弯,弯,九十九道弯。是一朵朵祥云从九天飞下,飘落在丰腴的母腹上么?

弯,弯,九十九道弯。是伏羲演算八卦弓起的起伏的铁脊梁么?

崖壁上悬挂着女娲石像,凝目的少女,长长的睫毛,清秀着美丽着千年万年传世的梦想。


一滴由历史岩层渗出的水,从乾坤湾的峰顶滑向峡谷,飘飞的瞬间,被风突然凝固了。

一个长弯,搂紧干渴的庄稼;又一个长弯,拥抱皲裂的土地。

思念贴服月光。在昨日发黄的史书里,先祖的大豆和高粱,挺直起智慧的腰板,坦荡地生长。

诗情的村舍,飘荡小悲小喜的炊烟;画意的绿荫,明灭亦哭亦笑的灯火。


(三)

大河滚滚,将兀立的峭壁,疯长的蒿草,油绿的麦芒,还有倾斜的茅舍,颓败的村庄,抛于身后。

一声声母爱的叹息,自弯曲中,幽幽地吐了出来……

岁月,积淀厚重的黄土,铺展两岸,几度孕育丰收,几度贫瘠饥荒。

还有硝烟弥漫的沙场黑云,一股脑儿都融入进母亲河,更加厚实了她叹息的凝重。


但是,当年大禹治水流过的汗渍,大禹拴马留下的印痕,依然在山崖固守。

黄沙沉淀国仇家恨,波涛冲刷战争血泪。

承载厚重,风驰电掣昂首勇往直前;涛声依旧,电闪雷鸣壮腰奔向远方。

一朵浪花一首歌,含香绽放,飞扬飞扬,回旋神州,那古老的黄土高坡。


(四)

岸边,一群蠕动的脊梁,好似一组移动的石雕,走过来了,走过来了。

是黄河纤夫。裸露青铜之背,闪烁烈日光泽,融入黄色水流,一起奔腾。

一根粗壮粗壮的纤绳,绷紧一声声撼人心魄的号子,拉动一水水沉重的回响。

哟呵——哟呵——一朵浪花,是一个脚印,向太阳那个升起的地方走去……


清水关古道,但闻马蹄逆河而上,擂响岩壁万面石鼓。

李自成,拈须仰天,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——浪花绚丽,万丈奔放,就见大明江山轰然倾倒。

接着,东方红,太阳升,华夏出了个湘南生,脚踏废墟,分开荒草,寻到大河高处,指点江山——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

是谁唱响了信天游:黄河的源头在哪里耶/在牧马汉子的酒壶里耶/在擀毡姑娘的歌喉里耶……


(五)

面对一座古渡石碾,我问:

弹指一千年,坚守一河浪涛,一片荒芜,美丽何在?力量何在?

孤独是不是一种美丽呢?寂寞是不是一种力量呢?

蓦然,眼帘悬悬壶口瀑布,是集聚的放松,是浪漫的抒情——跌落,跌落,超越,超越,酣畅淋漓!


恋歌一曲。我款款东流的母亲河呵,您流动的好像不是水,而是熔化了的一河黄金。

于是,五湖四海中,浩浩天地间,就有了风光的柔情与迷离。

尽管不再是镜子,映不出月色和星光,还有蓝天及白云。

但,在那水天相接的地方,水与天,水与地,正在紧紧地拥吻……


我站在渤海之滨,读诗——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……

大爱,从无设计接受感恩,得到回报。

我放声歌唱:一条大河波浪宽,风吹稻花香两岸,我家就在岸上住,听惯了艄公的号子,看惯了船上的白帆……

渤海幽蓝,苍穹圆满;太阳正艳,沃野千里。